uu快三

美丽钼都BeautifulMoly

>美丽钼都>文艺随笔>

水溪记
来源:uu快三    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    作者:文   珏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/12/16    浏览量:269

       我出生在水溪河畔,成长在元扈脚下,是个彻彻底底的山里人……

       当年,父亲和母亲结婚,爷爷分给了父母亲一个撑锅,没有锅盖,就算和老大分了家,后来母亲从邻居家借了一个用旧的草帽当锅盖。一家人的饭食就都在这个撑锅里,做饭时烟熏火燎,麦草灰就会落在水里、锅盖上(旧草帽上),时常做出来的稀饭里面星星点点的,就这漆灰汤汤把我们都养育成人了。

      父母由于家贫而无法上学,早早的便为生计奔波,挑了个担笼走南闯北。那时,父亲跟邻居学了木匠手艺,用家里的旧木头做些椅子板凳还有小圆桌啥的给家里人用。记得小时候母亲经常说:“来人了就去邻居老爷家里借个长板凳去”。家里实在太过于贫穷,连一个能坐的板凳都没有,所以后来父亲就跟人学了木匠手艺给家里做些简单的家具用。父亲是个很争气的人,家里炕上没有炕席,父亲就跟后村里的老爷学习了编席手艺,农闲时就和叔叔们一起去水溪峪的雨园(芦苇荡)里割些雨子(芦苇)回来用锁子破成席迷,编织成炕席,给爷爷奶奶家和我家的炕上铺。父母亲每天起早贪黑,还要去集市卖农家菜,用架子车将木头拉回,每次去集市,父母都舍不得吃饭,都是靠带的黑馍和水保持体力,父母卖力的干活,也是为了不让我们挨饿。每年的春天,家里都会断粮,父母便会到亲戚家去借粮,借回来的小麦,母亲会把它磨一遍,两遍,三遍,四遍……,最后磨的只剩一点点麸子。那时候,能吃上白面馍馍,是想也不敢想的,天天都是玉米面馒头,或者黑馒头,就这村里还有很多人没有呢,我能有吃的已经很满足了。记得有次放学,我饿得都走不动路了,看见别人吃剩的烧馍,我就捡起来吃了,突然感觉好幸福。

      小时候,我没吃过零食,也很少吃水果,有时候在路上就捡别人扔的苹果皮吃。每次村里有人过事,去坐席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,就会早早的上了厕所,等着去坐席美美吃顿饭。学校门口时常有挑着担子,摇着拨浪鼓卖零食的,孩子们就会围一圈,看得口水都流下来了,可是没有谁的父母会买,因为大家都没有多余的钱。农民的儿子,注定要与土地打交道,要靠体力来生存,五六岁就开始干活,搬个玉米,捡个小麦、黄豆啥的,十一二岁,我就开始干重活,帮家里挑水,倒茅子,拉架子车,有时,累得我都快哭了,每次干不动的时候,都是父亲出面,那时候,觉得父亲就是全家最能干的人,再重的担子都压不倒他 ……父亲后来到了金堆城工作,多少能给家里缓解点压力,在这里一干就是一辈子。直到他晚年也对金堆城念念不忘,还捡了一小块矿石留作纪念。所以后来父亲在晚年时就非得让我回金堆城上班,他老人家觉得这里才是他给孩子们安排的最好的去处。虽然那年我在外面做房地产生意还凑合,但父母亲总觉得还是放不下心。他们多次在电话里哭泣,让我艰难抉择。后来我就从公司撤股后坚决的回金堆城,这和父母亲的期盼愿望是有一定关系的。

        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。一眨眼我已经到了而立之年,虽然现在离开了农村,但我的内心深处还是很依恋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。村里人虽然不容易,却都很有志气,有着精卫填海的执着,也有愚公移山的勇气,为了家庭,为了孩子,他们任劳任怨……时常能看到脸上的皱纹,将内心的苦埋在心底,就算天塌下来,也能坚强地活着。父母为了我们,为了我们能过得好,为了我们能有出息,他们一生操劳,面朝黄土背朝天,用双手耕耘,用汗水浇灌,为我们换来了救命粮,为我们挣得几片瓦,让我们在大树下,茁壮成长。

       站在通组村的路口上,翘望西山,天边远去的夕阳缓慢垂落,一缕缕金色的余晖照耀在我的全身,从发丝到整个身体,仿佛要洗净我这身忙碌了一天的尘埃。乡村的晚霞是恬静柔绵的,被这美丽的晚霞包围着,静静的享受着这如沐浴式的柔情……这个山沟沟才是我真正的家,才是我魂牵梦绕的牵挂啊!

 

 

打印】【关闭

< 返回首页